牛市来了?

最近半个月一直在思考股市的各种脉络,周五大领导讲话了,周末顺便梳理下这期间的思路做个记录。现在这个阶段,落实到行动背后,其实比较的是认知论:彻底相信牛市,比较认可有牛市,看阶段反弹,应该蹦不了多高,A股就是乱涨。99%的相信和100%的相信,落实到行动上,和60%就是天壤之别。

(一)利多的因素

(1)政策脉络

去年10月18日证监会、银保监会、央行三大领导喊话,10月19日紧接着LH讲话,11月9日GSQ讲话,1月26日LXY上,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金融工作定调,2月22日政治局会议领导拍板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。

这些讲话围绕:定位(金融是血液,牵一发动全身)、政策(融资结构导向)、制度(科创板增量改革)、资金(外资、保险、银行理财子公司、纾困基金)、配套(股指放开、券商外接端口放开、两融130%协调、质押一户一策、减税降费)、监管(鼓励充分活跃定价、严格查处期货非法交易、但股票10个涨停板不发监管函)等各个方面展开。政策从去年底开始铺垫、回暖,市场参与者情绪在不断酝酿的过程中,遇到一些事件的共振,行情就显示到价格和成交量上。

后续还有一些政策的推出,如股指CTA策略的放开(增强持股意愿),科创板的上市,建国70周年潜在的金融维稳措施等,还会带来一些利好。监管层现在有点不怕妖精和祸害,而是怕行情暖起来后变凉。未来资金是否充裕主要看M2-GDP增速(风险溢价)和社融增速(经济需求动能)。只要这两项不下来,宏观经济问题不大。

前者央行已经做了很多事情,也比较简单,扩大货币供给+财政发力基本可以托底稳住,央行去年就开始宽货币(国债地方债永续债在加大),现在继续宽信用(民企125政策、敢贷能贷愿贷、稳改拓腾降系列措施)。所以看到长端利率去年底就先降到了3.2%左右,短端3个月利率去年12月底到现在又下来了70到80bp,相当于降息3次左右。

但社融很难都是依靠银行降低利率、增加信贷、债券和非标供给,然后通过地产基建发力,就可以获得持续不断增长,杠杆压力太大了。在保证还本付息下,维持增量稳增长就可以了(推出雄安、大湾区和大量的老基建,推出5G基站、城际交通、特高压、大数据中心、充电桩的新基建)。

新经济的发展必须主要依赖直接融资,否则继续增加M2,还是陷入原来资金空转和监管套利,进不去这些领域。我们现在不提去杠杆了,不是因为杠杆真的解决了,而是未来直接融资比例如能提升,杠杆率自然下降,否则宏观杠杆率勉强稳住都很难。

也就是说此时,资本市场的改革形成了高度共识,到了实施阶段,需要一个健康合理的市场。当然,川普功不可没,倒逼我们提前进入了这个阶段。所以我们看到,中央提出下决心解决房地产租金问题,下决心推出科创板改革,下决心稳住外部环境,下决心与川普妥协贸易战,下决心完成新旧动能转换。贸易战一旦谈妥,我们必须趁着珍贵的时间窗口,赶紧加快实施。

所以,LH在11月讲话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年底都提出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进入到了降成本、补短板的阶段,降的是融资成本,补的是战略新兴产业(节能环保产业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生物产业、高端装备制造业、新能源产业、新材料产业、新能源汽车)的短板。

上周五领导在政治局会议上,干脆直接明确“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,对金融定位提高为与实体共生共荣,要优化融资结构。以前的提法是“金融业去杠杆”,配合工业供给侧改革进行收缩,完成监管“三去”的作用,现在“金融供给侧改革”是配合新经济新动能的金融环境培育,科创板可以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

所有这些事情的前期发展都离不开两方面支持:过剩的间接融资的结构性调整,提高直接融资比例。我们走的是自己的新路,其实都是别人的老路,综合起来叫赶英超美的特色道路,东方政治+西方经济+复制型创新=威胁美帝的利器。

总之,本轮行情最大的矛盾就是政策。如同16年相信权威人士讲话和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19年就是相信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一定会激活直接融资的市场,一定会将间接融资的供给结构调整下民营和小微企业,两个措施都是直指中小企业和新兴产业。跟2009年四万亿的周期行业投资是表象不同,本质相同。至于这些措施下去,经济是否见好,新经济是否起来,伟大复兴是否借此实现,都不重要,市场会先把预期打出来,后面再证实或证伪。

(2)估值因素

股权分置改革后,上证的底部区间是PE 9到10倍,PB 1.3-1.4倍,现在分别是12.4倍和1.4倍,比13/14年的最低点略高,比16年熔断后要略低。这里面有一个因素,13/14年的一年期国债收益率是3.5%左右,现在是2.3%,所以实际上和那时候的底部估值差不多。毕竟,现在上证的股息率大概就是2.36%。

横向比较的话,上证50指数9.5倍,沪深300指数11.7,中证500指数19倍(前段时间16倍是历史新低),上证综合12.4倍 PE,标普现在是20倍PE,恒生是11倍,德国12.5,欧洲14倍,日本16倍,台湾13倍,印度23,巴西21。这里面和美国也存在利差在缩小,估值在扩大的情况。

16年熔断股灾发生后,我用了一些方法计算了下上证下跌的极限点位,基于三个前提:1、经济社会长期还是是发展的;2、剔除所有情绪因素;3、股票的本质:是公司值钱 (净资产上升)或者货币贬值 ;4、一个錨,长期看大家对这个錨是总体认可的,就是08年10月的1664底部 (危机出清后的起点)。

算下来后,是2300到2400点,回头看符合预判。但是,因为去杠杆的环境变了,除非经济和通胀超预期起来,利率往上的空间也不大。加上贸易战缓和,驱动去年A股流畅下跌的两座大山,其实都在这几个月逐渐移去了,19年全年都不会再回到18年的这种走势,跌回2400了。

总体看,现在相当于底部上来20%+,总体也还是属于底部。

(3)资金因素

后续还有一些资金在路上,包括MSCI、富时、道琼斯纳入A股指数的基金,按照方的说法,去年是3000亿,今年6000亿可期。其实上周北上流入快1800亿,19年日均33亿,比18年增加160%,按这个速度,再1个多月就能实现,这波行情是不是估值就修复到位?

外资额度总共大概2万亿,用了1万多亿,今年6000到1万亿应该差不多。其他还陆续有一些MOM、保险资金、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基金,总体上上半年资金应该问题不大,这也是现在条件一旦成熟,行情一旦启动,初期就很难大回调的原因所在。

但是,受汇率和中美利差的外部约束,以及宏观杠杆率和产能周期的内部约束,加上我们的利率周期走在美国前面,即使美联储降息,我们利率再下降的空间也不是很大,很难再回到15/16年那种加杠杆加久期,一年期国债到1.6%的债牛。

对应我们的股票市场,也不会再重蹈配资牛杠杆牛的错误,所以,其实我们可能也很难看到全面牛市,疯狂牛市。现在散户的资金,配资的资金、居民的负债其实也都制约了上方的空间。

从政策角度讲,估值修复的行情是呵护的,从资金角度也是支持的,完成这个行情后,考虑中长期资金结构的变化,政策上其实更希望的可能是像美国一样的长期低波动率慢牛,伴随人口老龄化下的利率中枢下移,稳定地完成股权融资结构转变,如果出现暴涨暴跌,同样是无法接受的。

在这个框架下分析,监管层对于LSY 16/17年的走势是认可的,15年的杠杆牛监管是否定的,18年有很多不可控的外部因素,一旦这里力量缓和,监管迫切希望市场能够正常起来,如果要恢复到这个慢牛格局,意味着要至少回到18年初的估值中枢15-16倍,现在利率要低很多,业绩的预期比那时候要差点,宏观政策力度大一些,15-16倍问题不算大,目前12.4倍,估值修复的上涨空间20-25%,大概上证点位3300以上,时间不知道,两者同时预测等于算命。

(4)情绪因素

现在市场参与者的观点是有分歧的。11月初大资金应该介入了,只是没想到12月美股大跌挖了个大坑,现在这个坑被填平了,美股的压力释放后,加上贸易战的缓和,坚定看好的人开始坚决进场,这部分参与者很多是外资在内的长期资金,不会轻易平仓。

前期出来的人下不了手,不看好的人现在不会追高,犹豫的人在等,看好的人轻仓想等回调继续加,前期套牢的人还没到平的时候,投机的浮动资金没到。所以每次行情的初期阶段,包括05年、09年、14年都比较流畅。如果是估值修复阶段,对这点没有分歧,走势就更加容易坚决。

趋势是随着价格和情绪正反馈强化的,价格不起来,说什么都没用,起来了,前期的各种利多因素就都会被重新发掘出来,后期的故事也会都朝某个方向趋于一致,然后价格再反馈,形成趋势,再带动情绪,行情就容易往纵深发展。

(二) 利空的因素

(1)美股的因素

内外资的联通使得我们A股,特别是上证50现在的走势,包括未来趋势应该是越来越往发达国家靠拢,17年上证50的上涨重要驱动就是沪股通不设总额,外资对低估值的青睐,持续持有到超过1万多亿的市值,上证50基本复制标普走势,走出大白马股的行情,一度非常符合监管预期。

去年初A股的下跌,一直到5月份前的下跌其实都是美股带来的,5到9月的下跌主导因素是贸易战,后面10月、12月的下跌又是美股下跌叠加质押爆仓。其实美股现在也没回到18年初的高点,我们因为贸易战、去杠杆、经济周期领先美国等原因,导致下跌更深,也不完全是自己的原因。

过去上百年,美国的PE中枢是15-25倍,超过这个区间就要返回。好在去年底,美股的风险释放了很多,标普从18年初的27倍下降到现在20倍左右,目前看问题还不大,因为过去一年盈利总体上还是在增长,但指数还跌了。

另外,联储暂缓缩表和加息也对美股卸去了不少压力。去年美国加了四次息,联邦基金从1.5%加到了2.5%,十年国债从2.8%飙到3.2%,都极大增加了美股的波动性,现在加息暂缓,十年国债2.6%附近,也释放了相当大的风险。这些不得不归功于优秀交易员川普筒子,操纵国际油价,压低通胀,加速美联储中性进程,减税效应,提高中低端就业,扩大长期商业周期支出,还拿到贸易战的大红包等等。

但是,大的外部的环境一定还是要紧紧盯牢美国,盯牢川普和标普500,观察美国的就业、通胀、利率政策、消费、薪资增长情况,今年的一个很大的潜在矛盾就是美国经济是否能够“一枝独秀”,联储的政策也很重要,一旦加息,对美股的环境就很不友好。如果这个事情平稳,那么我们的行情会顺畅很大,一旦美国经济走弱,美股波动率上升,我们尽管国内政策呵护,但也会大幅震荡。

(2)业绩因素和走势

现在上市公司的盈利情况其实没有大幅度改善,一季报可能还会有一些雷,两会过后引发市场担忧。贸易战的进程也还有一些小问题,如果那时候上涨幅度过大,刚好处于套牢盘的压力,调整就可能在那个阶段释放。然后政策又会持续给力,加上科创板推出,调整过后可能再次上涨,但节奏估计没有上一波快速流畅了,估值修复后再慢慢上涨。

还有一些现在无法意料的因素,比如中国经济的超预期下滑、贸易战谈不好、政策实施落实不到位,遇到阻力等等。

(三) 总结

回过头看,2018年就几个大矛盾:贸易战、猪瘟、美国经济向好、中国经济变差、苹果霜冻,对应几个资产:A股下跌、人民币贬值、饲料大跌、美元指数上涨、苹果大涨。重仓抓到任何一波就够了。

去年年初的时候写过这些品种的一些文章,写作过程是一个重新思考和总结归纳,再留些东西到后面验证,可以反思检查。对于2019年,需要验证一下几个大事情,也是从2018年想到的大矛盾与大行情展开的:

第一、A股。就是政策这个最大变量能否带来A股的中级牛市行情:估值修复+慢牛上涨。相对估值是中证500最低,流动性改善下中小股票弹性更大,政策是向这方面倾斜,尽管如此,我觉得最后很可能是自作聪明,IH IF也要分摊买点更好。50ETF期权滚动买,流畅行情虚值一档挡买。

第二、美股。美国经济会不会超预期下滑,带来美股波动率的提高,关键看美国的经济数据和加息进程,联储和特朗普干预下,即使跌,估计也是抵抗式下跌。如果美股大跌,A股不平仓,就空标普对冲保护。

第三、农产品。苹果1910大涨后的下跌是做空的机会,棉花长期是底部,上涨还需要驱动,玉米和豆粕要等待观察未来1年后的大行情,猪瘟预期稳定+贸易战进口稳定+玉米库存底部+拉尼娜+价格超跌,标志可能就是猪肉价格高位见顶的是时候。

(四) 一点想法

18年的投资经历一个很深的感受是,有句话叫做“你永远赚不到认知以外的钱”。这个认知我理解:

一是提前。首先是意识要提前,一旦出现大的预期外的事情出现,大逻辑变了,决策和行动一定要跟着迅速变,思维惯性害人,进入与退出都是。其次是反应要提前,一些大的行情,赚钱与否基本取决于进入的时机是否足够早,是否有提前准备,是否发现矛盾后能果断行动,第一时间进入。退出时机没有一个人能总是做到完美,不要太贪,总是能赚一些。

二是深度。深入骨髓的彻底坚信,才能落实到仓位的力度上,蜻蜓点水是没有用的,赚多少钱基本取决于此,是否有第一手的、真实准确全面的信息,是否具备深刻洞察力,具备丰富交易经验下的重仓决策能力。

三是不动。如果资金是1,行情是第一个0,心态就是第二个0,大行情来的时候必须有成功的心态和勇气,否则也只能轻仓。而心态的大敌就是亏损,亏损的大敌是乱动。过去认为止损最重要,其实不动就是最好的止损。

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》里最后有段话是这么写的:“未来的发展和变化,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,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。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,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“有到来之可能”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、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。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,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,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。

我们对于任何行情的理解和把握,都要如同毛主席对中国革命的战略认识、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后的那样,坚定正确而勇往无前,这是中国革命胜利最深层次的原因、动力和勇气!

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欢迎转载!请注明原文地址:威鹰(原鹰盲🦅) » 牛市来了?

赞 (18)

评论 7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瞽言对股市的一个最大的感觉就是:变Reply
  2. 水色梦境那么说了这么多,到底要表达什么?Reply
  3. 云逸风汐不确定性太大,想投资或者保险可能不太好,但是要想投机,还是有机会,总会涨点。楼市不动,只能股市突破,突破手段就是政策,什么政策?还没出台,不知道Reply
  4. 木木猫说的这么多,还是背语录去了。。。粉红粉红的好可爱。。。Reply
  5. 撸起维尼加油干背语录暂时不论 这配图真神 灰犀牛Reply
    • 鹰盲我认为就是这头牛。Reply
  6. 瞽言学习了Reply